中共肥西县委 肥西县人大 肥西县政府 肥西县政协 无障碍浏览 | RSS订阅 | 繁体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肥西文坛 / 派河文坛 / 文学

父亲的三把尺子

倪世正(肥西)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9-07-22 09:21
[字体:  ]

  当父亲从厂里的技术部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已是年逾古稀,带回来的除了是原先从家里带去加班时休息的一卷铺盖,还有一套相知相伴多年的古董级别家伙什儿,这就是唯命是从于父亲而也被父亲视若珍宝的一套水利工程测量仪器材,除了一个木制箱子包装的测量仪,还有的就是以下这三把形态各异的尺子。

  其中这一把被岁月时光擦得锃明光亮,表面毫厘之间的刻度依然清晰可见的尺子,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都十分熟悉的15CM钢板尺,我对它印象尤为深刻,记得小时候,曾经不知有多少个夜晚在梦中醒来时,揉着惺忪眼睛的我,透过指缝,看到的却是这番景象:虽然窗外夜色深沉,不知疲倦的父亲依旧伏案而作,此刻正在昏暗的灯光之下,眯缝着双眼,来来去去地摆弄着这把尺子,在图纸上不停地设计着工程方案,寒来暑往,常耕不辍。

  另一把是建设工程中普遍使用的长约55CM的老式木柄水准仪尺子,过去主要用来测试土方工程平整度检测。中间镶嵌的透明液体检视窗中有一个浮动的小气泡依然灵动依旧,多年的时光打磨在木柄漆面留下参差斑驳的印痕。

  最后这把叫做塔尺的水准仪尺子最为奇特,与前面的尺子相比可是一个大个儿,就向宝塔一样,由一节一节伸缩自如的窄木箱柱体尺子组合相连,上小下大,通常是可达5米长度,收缩后大概1米多高,过去是大型工程建设场地测量必不可少的。

  现在随着卫星定位测控技术、多功能激光水平尺等现代测量技术的普遍推广使用,这套尺子和仪器显得笨重,早已不大使用。搬家都已好几趟了,可是,父亲依然一直留存着。在家中的镜框里,我仍然能够觅得它们曾经的风光,那一张父亲珍藏的摄于八十年代的黑白照片之中:在一片片泥泞的黄土地中,穿着短裤汗衫的父亲,双手把持着面前的测量仪,身体前倾,弓着脊背,此刻头顶着赤日炎炎的夏日,已是汗流浃背,他却全然不顾,聚精会神地瞄准观测着远处的塔尺。

  在我们兄弟姐妹们成长记忆中,父亲常教导我们做人要像尺子一样正直诚实,“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不要依靠他人,一切要靠自己的勤奋努力。父亲这样说的,生活中也是这样做的。四十年前,县重点工程潭冲水库建设之初,几十万的工程建设及土方款项结算,都是由父亲全程精心测绘、验算发放的,毫厘不爽,受到建设单位和建设。父亲除了在春节期间在家里为乡亲义务写春联之外,留给我们全家的就是一个又一个忙碌而缥缈的身影。在父亲东奔西走、长期下乡蹲点的村落中,他和群众打成一片;从来记不住自己孩子的生日,多年后却能准确地喊出老乡的大名小名。父亲(因为水厂筹建时期从人民公社借调)微薄的合同工工资付不起我们兄弟姐妹的学费,多年来一直没变动过;从水厂建厂伊始到公司改制前后的多次福利分房,他没有分得一平米。但他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让父亲津津乐道的是自己参加过淠史杭、潭冲水库等重点工程的建设大会战;更令其骄傲,曾经有多次临危受命,凭着丰富的经验和钻研劲儿,好几次攻克了专家也束手无策的技术难题,为单位挽回重大经济损失;山南、高刘等许多乡镇的当家塘、水库、基本农田水利泵站都凝结有父亲的心血,当时极大地为群众脱贫致富夯实基础,即使在引江济淮新时代的今天,它们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令人欣慰的是,今年春天在北京工作的外孙冬冬,得知父亲身体手术之后,长期未按医嘱定期检查,特地在参与“两会”之后,把外公接到首都检查身体,孝顺的他早已计划请几天假,领着外公好好地畅游首都的大好风光,谁知父亲怕影响他的公务,去一趟医院门诊,未等及诊断结果出来就返回老家了。临别之际,还给外孙送上一份老党员的忠告:“你们这一代是祖国未来道路的建设者,一定要时刻牢记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不畏浮云遮望眼’,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中,始终以一颗平常心来正确对待自身的职务和权力,真正做到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心中都要有党的纪律的这把尺子,耐得住寂寞,能受得住清贫,经得起诱惑。”

  多少年来,天地浩渺之间,父亲一直用手中的尺子勤勉地丈量着大地和日月星辰。有的人对此不甚理解,曾经这样形容父亲,这么多年来的,就像牛一样的勤奋,从来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埋头苦干,也不抬头看一看道路方向。其实,姑且不论别人的言语妥当与否,即使作为子女的我们,当初闻言心里也都有一丝说不出的疙疙瘩瘩的滋味,时常还会有所怨言。然而,今天,在党中央号召全社会向“时代楷模”张富清学习中,我才豁然明白,父亲平凡的足迹,虽然不能和战功赫赫的英雄相提并论,但是在人生之旅中,却一样拥有着骆驼一样的坚韧和淡泊名利的胸怀,在茫茫的沙漠之中忘我地行走着,这前行的力量源自于他对心中的那一片绿洲的向往。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纵然岁月流逝,如今摩挲着这一把把尺子,上面仿佛沁入了父亲在水利基层建设中,洒落下的汗水和热血,依然能感受那么地滚烫充盈,一毫一厘之间闪耀着是一位中共党员无比忠诚的信仰之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下一条: 廊道荷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