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肥西县委 肥西县人大 肥西县政府 肥西县政协 无障碍浏览 | RSS订阅 | 繁体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肥西文坛 / 派河文坛 / 文学

母亲送我去当兵

范家生(合肥)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9-08-05 10:21
[字体:  ]

  1992年10月31日晚,母亲找到我:“二子,明天到镇里体检,妈给你报名参军了!”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天是农历十月初六,同学大扣结婚的日子。当时,我们十来个高中同学正在他家喝喜酒、闹洞房。母亲找来,悄悄地把我喊到门外,我听了非常不高兴。因为高考落榜后,母亲曾跟我提及去当兵,“不当兵,能干什么?不当兵,那么多年的书不白念了!”但我没同意;母亲说,那给你找个媳妇成家,“我结婚了,弟弟怎么办?家里那么困难,他又没读过书,女人都找不到!”我也没同意。那时,就一个想法:一定要走出去!

  母亲说:“你不是说过,考不上大学就去当兵吗?”是的,我是说过。那是1984年国庆,生产队里的余老师结婚,他也是我们队里第一个跳出农门――端上铁饭碗的师专生,毕业后回来在大队小学教书,正好中心小学校长的女儿在这代课,于是相识相恋继而成家。结婚时,他们买回了生产队里第一台14英吋彩色电视机,因为当时还没有通电,只能用蓄电瓶才能解决供电问题。于是每个星期六或星期天,余老师或他爱人就要带着电瓶到公路边搭乘小中巴到来安县城充一次电。国庆那天,电视里正好在现场直播阅兵仪式,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军人,看到那些军人英姿飒爽的模样,回家后就跟母亲讲,如果以后我考不上大学就去当兵。因此,母亲牢牢地记住这句话。

  “你不当兵,他也不当兵,那谁去当兵?!说不定,你要是在部队也能干出个模样,不是也挺好的吗?”第二天到镇里体检顺利过关,后来到县武装部体检依然绿灯,最后决定权到村里。因为那年正在开展并村工作,我们黄山村与丁城村合并成丁城村,村里一共7人报名参军6人体检合格。后来老支书告诉我,当时竞争得很激烈,因为镇里只给了我们村4个当兵名额,这如何是好?村里开会研究决定,因为我是唯一的高中毕业生,理所当然在列。

  12月9日,提前一天,母亲通知了亲友:孩子要当兵去了!亲戚们都来庆贺欢送。那时,家里还没有通电,临时从邻居家拉了条电线过来,屋里有了电灯自然更亮堂些。看到这种情况,临时被邀请来的镇武装部部长在吃饭前把我喊到门外,悄悄地塞给我50元钱,还守着一大帮亲戚朋友为我现场演示并教我如何打背包。他之所以能来,是因为他儿子和我是高中同学,而且因为喜欢看书,我们俩还是好朋友。饭后,只有伯伯叔叔姑姑姨娘们在,等着明早送我,大家闲聊,谈起参军,“其实,我不想当兵,妈妈非得让我去!”一句话,说得原本就舍不得我走的母亲泪流满面,自己一个人跑到厨房锅灶后,哭泣,谁都劝不住,后来亲友们劝我,“孩子,话是你说的,还是你去劝劝,别让你妈再哭了!”于是,我去劝她,这才止住。27年过去了,现在想来,依然愧疚,幸好,母亲健在,让我还有报答与释愧的机会!

  1992年12月11日凌晨,我到了部队,开启了终生难忘的军旅生活……“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后悔。2006年10月,我转业回合肥,成为了劳动保障战线上一名新兵,但军营那些紧张团结严肃活泼的训练场景、值得永远怀想的生活瞬间、天南地北亲如兄弟的战友,始终教育并激励着我,人生路上,永葆军人本色。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上一条: 蝉鸣